印尼咖啡市场:咖啡豆价格波动 新品牌扩张遭遇蜜雪冰城

  • 印尼咖啡市场:咖啡豆价格波动 新品牌扩张遭遇蜜雪冰城已关闭评论
  • 0 °
  • A+
所属分类:科技
摘要

5月2日,鱼眼咖啡创始人孙瑜在自己的领英账号上发了一条动态:“新纪录:单店销售2000杯咖啡。感谢信任。生命太短糟糕的咖啡不值得。“(New record: 2000 cups of paid coffee at a single store in one day. Thanks for trusting. Life is too short for bad coffee),但这里的“店”并不是指鱼眼咖啡,而是他在2022年4月开始新职位的品牌:创立于印尼的TOMORO COFFEE。领英账号显示,他在2022年4月至今担任TOMORO的VP、联合创始人。

5月2日,鱼眼咖啡创始人孙瑜在自己的领英账号上发了一条动态:“新纪录:单店销售2000杯咖啡。感谢信任。生命太短糟糕的咖啡不值得。“(New record: 2000 cups of paid coffee at a single store in one day. Thanks for trusting. Life is too short for bad coffee),但这里的“店”并不是指鱼眼咖啡,而是他在2022年4月开始新职位的品牌:创立于印尼的TOMORO COFFEE。领英账号显示,他在2022年4月至今担任TOMORO的VP、联合创始人。

实际上,印尼的连锁咖啡创业早在几年前已经开始进入加速期,根据众为资本在今年初发布的报告,除了星巴克之外,印尼本土认知度较高的品牌包括Janji Jiwa、Kopi Kenangan等等,TOMORO仍处在快速上升的阶段,上述报告显示,综合认知度仍较低。

而国内的投资者也没有缺席印尼咖啡这一快速增长的市场,试图捕捉到“下一个瑞幸”的机会。Kopi Kenangan 2021年底宣布完成了C轮融资,领投方Tybourne Capital Management创立于香港,跟投机构投资者包括维港投资、昆仑万维和B Capital等机构,投后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

公司官网显示,目前Kopi Kenangan在印尼的45个城市有超过800家门店,员工总数超过5000人,主要模式仍以到店自提外带为主(grab-and-go),去年10月,其在印尼外的首家门店在马来西亚开业

而TOMORO的背后也同样有华人的身影。去年8月,TOMORO首店在雅加达开业,极兔创始人李杰录制视频表示祝贺。其APP界面与瑞幸较为相似,一杯TOMORO冰拿铁的价格为15000印尼盾,约合人民币7元。而Kopi Kenangan定价也在合人民币约8-15元之间,二者均低于星巴克当地合人民币20-30元的定价。

凭借本地的供应链和年轻市场,印尼的咖啡市场也在面临新机会,而这种机会也已开始被中国创业者、投资人和其他咖啡产业链上的玩家捕捉到。

印尼咖啡豆进口波动:价格暴涨、规模暴跌

但近期来看,中国自印尼进口的咖啡豆价格暴涨、进口规模出现比较明显的波动。海关数据平台显示,自印尼进口的咖啡生豆单价同比增长了110.7%,达5.97美元/kg,而总量大幅下滑了75.6%,约809吨,今年1-3月份,国内进口咖啡生豆的规模同比增长40.53%,达19920.14吨,单价同比增长20.97%,约4.45美元/公斤,印尼咖啡在整体进口规模中占比不大。

印尼咖啡市场:咖啡豆价格波动 新品牌扩张遭遇蜜雪冰城

2023年1-3月咖啡生豆进口数据

专注于印尼咖啡的品牌「三度雨林咖啡」创始人Sherly告诉「明亮公司」,第一季度印尼咖啡生豆的价格暴涨的原因来自于生豆商此前囤货的行为。

除了价格上涨幅度之外,印尼咖啡豆的价格变化频率也比较高。“价格跟随国际市场走,但同时(价格)波动非常快,”Sherly对「明亮公司」说,“之前我们询价,我们问印尼的生豆处理厂已经是非常前端的了,他都没法给我们一个确定的报价,(处理厂)还要再去问一下咖农。价格一直没法确定,确定了之后在两三天之内还会有可能大幅调整,所以我们就一直不敢参与囤豆子。”

印尼咖啡的价格还受到其种植条件、物流和产量的影响。

“产量上,印尼咖啡的种植比较粗放,我当时去一些我们合作伙伴的咖啡庄园考察,他那里的是一整座山,只有25户居民,(考察)当年才通上电,运输成本相当高的。有咖啡豆用吉普车运下来,有的甚至用人力背下来。“Sherly描述称,“而且印尼咖啡的亩产量很低,大概是巴西的1/10左右。”

「印尼开蜜雪冰城的朋友基本都赚到了钱」

印尼作为全球咖啡主要产区之一,咖啡消费渗透率较高。众为资本的报告指出,76%的印尼受访者表示每天至少1杯咖啡,受访者月均在咖啡上支出43美元。

现制饮品除了咖啡之外,中国茶饮品牌的进入也给了年轻人很多新的选择。据蜜雪冰城招股书,截止2022年3月,蜜雪冰城在印尼已拥有317家门店,在当地市场受到很多欢迎。

而此前一位投资人对「明亮公司」表示,年轻人在当下被提供的饮品选择要远远多于10年前、20年前,茶饮也会挤占一部分咖啡的空间。这在印尼也有同样的情况。

Sherly认为,目前当地年轻人对于咖啡有两个核心需求,一是提神、二是社交,而社交需求“是完全有可能被奶茶店挤占的”。

以蜜雪冰城为例,目前在印尼的加盟商似乎有着不错的回报。

无论是我中国还是印尼的朋友,开了蜜雪冰城都赚了很多钱,”Sherly说,“回本周期大概5-8个月。”

而据Sherly描述,一位在雅加达周边(“类似嘉兴和上海的距离”)开蜜雪冰城的朋友,其门店一天的营业额大概能到合人民币5000元,客单价大概15元左右,每天单量超过300个。但实际上,蜜雪冰城在印尼一杯饮料的价格大约在几元人民币的区间,而客单价高是因为一次去会买几杯带给其他人。

“这样看起来奶茶甚至比咖啡贵,而且印尼生育率高、小孩子多,小孩子都喜欢甜的,家长一次会买四五杯给小孩。”

据Sherly观察,蜜雪冰城卖得最好的单品是甜筒。这或许也给了蜜雪冰城在奶茶、咖啡之外的第三条增长曲线——极拉图——一个新的视角。

注:文/主编24小时在线,文章来源:明亮公司(公众号ID:suchbright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