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比拼资产规模 城投竞争转向“投融建管营”

  • 不再比拼资产规模 城投竞争转向“投融建管营”已关闭评论
  • 0 °
  • A+
所属分类:科技
摘要

转自:中国经营网本报记者 石健 北京报道增长、促基建、扩内需政策加码下,城投债发行规模同比、环比均大幅改善。然而值得注意的是,AAA级城投数量有所下降。

转自:中国经营网

不再比拼资产规模   城投竞争转向“投融建管营”

本报记者 石健 北京报道

增长、促基建、扩内需政策加码下,城投债发行规模同比、环比均大幅改善。然而值得注意的是,AAA级城投数量有所下降。

Wind统计显示,截至2023年4月,全国共有3559家城投公司,主体信用评级AAA级城投333家,AA+级城投904家,AA级城投1983个,AA-级城投338家。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2年12月,AAA级城投为377家,AA+级城投922家,AA级城投1992家,AA-级城投260家。有不少城投人士认为,随着防范化解隐性债务风险成为常态化,城投从追求量的发展到质的发展,高质量发展成为未来城投发展的主线。

不过,资产规模位居前100位的城投公司,资产规模“门槛”较上年增加了21%,城投资产规模超过千亿元的为82家。对此,现代咨询研究院院长丁伯康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与2022年地方政府参与城投重组整合有关系,通过一系列整合加强了城投自身的‘组合拳’能力。”

不少城投行业人士认为,在完成如资产规模扩张以及追求评级提升后,城投正朝着更趋现代化的治理方式运营,“投融建管营”或将成为未来城投比拼的核心竞争力。

千亿规模增加20家

根据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城市建设投融资研究专业委员会、江苏现代资产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城市投资网三家单位发布的“2022全国城投公司总资产情况、2022全国城投公司负债率情况及2022全国城投公司主体信用评级情况”显示,2022年共收录城投公司281家,总资产合计为24.54万亿元,平均资产为873.23亿元。前100位的总资产合计为17.07万亿元,占榜单统计总资产的69.56%。前100位的总资产门槛为829.48亿元,相较于上一年度684.56亿元增长144.92亿元。从总资产排行榜中,资产总量超过千亿级的城投公司共有82家,相比上一年度增加20家。

其中,4家城投公司总资产突破了5000亿元大关,它们分别是天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8729.79亿元、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7804.35亿元、上海城投(集团)有限公司7143.58亿元、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5502.87亿元。其中,上海城投(集团)有限公司、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资产首次突破7000亿元和5000亿元。从总资产规模增幅看,沧州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资产同比增长达140%,成为年度资产规模跃升幅度最大的公司,因此沧州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也首次进入前100位,排在第96位。此外,总资产规模增幅在40%以上的还有宜春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淄博市城市资产运营集团有限公司和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3家。

值得注意的是,在资产规模前100位的城投公司中,第100位城投公司的资产规模从2021年的684.56亿元增加到829.48亿元。对此,丁伯康认为,资产规模的提升说明头部城投的“门槛”在提升,这与近年来地方政府加大了城投公司的改革重组力度有关系,也同时说明城投仍然处于做大做强阶段。

一方面,城投公司的资产规模仍然处于扩大阶段。另一方面城投资产规模的细分领域也发生变化,比如从地域情况来看,东、中、西部城投公司的总资产规模增幅存在差异,增幅分别为1.49%、0.53%和-2.02%。丁伯康表示,“这从侧面反映出不同地区政府部门对整合国有资产的认知程度和力度存在明显差异。相比之下经济发达地区如东部沿海地区整合国有资产的力度最大,中部地区居中,而西部地区则相对较弱。”

与2021年城投资产榜前10名相比,2022年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首次挤进前10,位列第7。丁伯康表示,这主要是该公司去年在投资、并购等业务开展方面较为活跃,为集团带来了总资产近千亿元的增长。同时,也有在上一年度的榜单中排名较前的某些城投公司,因为整合重组、业务转型等原因,退出本年度榜单排名有关。济南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首次列入榜单前十,排名第八位。从总资产规模增幅看,沧州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资产同比增长达140%,成为年度资产规模跃升幅度最大的公司。

虽然在排名中的城投公司资产总规模较上年度有所提升,但是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主要与三年国企改革行动有关,随着改革全面落地,未来城投资产规模将更趋平稳,城投公司运营将更聚焦业务能力和营收能力。”

除了资产规模发生变化外,城投的评级也在发生变化。

对于AAA级城投公司数量有所下降,对此,有不少城投行业人士认为,城投公司已经从以往较为盲目地追求评级提升转变为高质量追求评级提升。一位东部省份城投负责人告诉记者,“随着防范化解隐性债务风险进入常态化,城投发债也受到区域限制,这些因素在客观上倒逼城投需要练好‘内功’,即加强自身的投融资能力,只有自身做大做强,才能够推动评级提升。”

聚焦新赛道

除了总资产排名外,2022年全国城投公司负债率情况显示,城投公司平均资产负债率为56.82%。较上一年度平均资产负债率56.20%增加0.62%。近八成城投公司资产负债率超过50%。丁伯康认为,相对以往而言,2022年城投公司百强的资产负债率基本维持稳定,而百强以后的城投公司,则随资产规模和信用级别的变化较大,城投公司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规律进一步显现。如收录于总资产规模前100位的城投公司,本年度平均资产负债率接近60%,只比上一年度微增0.6%。而排名越后的城投公司,资产负债率变化幅度越大,有的资产负债率增长超过20个百分点。

对于资产负债率出现的变化,丁伯康分析认为,资产规模越大、信用评级等级越高的城投公司,在不新增债务的情况下,他们通过渠道融资的调整和存量债务的置换,在减少利息支出的同时也压降了融资成本。“这些城投公司在融资和成本方面的优势,维持了资产负债率的相对稳定。而资产规模小、信用评级低的城投公司特别是区县级城投公司,不仅融资困难而且成本还高,这也变相推高了资产负债率。”

采访中,城投行业人士普遍反映,当前城投面临存量债务化解、产业转型和项目建设融资三大难题。中央、各部委对城投公司开始进行一系列的规范,财政部和审计署也加大了对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的曝光、问责和处罚力度,因此城投公司的转型,需要做到从理念、业务到管理的全方位转变。

有业内人士认为,上述城投发生的变化也预示着未来城投在竞争赛道上发生变化。未来城投的评价指标将不再单一,比如仅以资产总额的高低来评价城投公司。再如信用等级方面存在参差不一,应该在同等信用级别的基础上对城投公司进行对比分析,其结果才更加真实、客观,如果不考虑信用等级这一因素,很多信用偏低但经营良好的城投公司其发展情况无法真实反映出来。在城投比拼赛道细分的情况下,城投亦有新的业务赛道可以比拼。

从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和规划可以看出,未来10年乃至更长时间,我国在乡村振兴、清洁能源、智慧城市、数字经济、低碳环保等基础设施领域的投入或将持续加大,城投公司作为地方政府“投融建管营”于一体的国有大型企业集团,仍将对社会经济建设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这些将是未来城投比拼的重要赛道。

对于转换新赛道,丁伯康亦建议,城投公司首先在理念方面,要求市场导向、创新驱动。在业务方面,要围绕城市建设、城市运营等展开,随着公司市场化属性越来越强,对业务的经济效益要求也越来越高。在管理方面,要求优化组织、完善机制,需要按照现代企业制度改变过去行政式的管理体系,并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建立健全公司治理结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