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女孩被跳楼者砸伤或瘫痪:为多赚钱刚来到上海工厂上班,还没过试用期

  • 26岁女孩被跳楼者砸伤或瘫痪:为多赚钱刚来到上海工厂上班,还没过试用期已关闭评论
  • 0 °
  • A+
所属分类:科技
摘要

据澎湃新闻报道,4月23日17时40分许,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接110报警称,一男子在剑川路某商场内跳楼,砸伤一名女顾客。民警迅速到场处置。该跳楼男子因抢救无效死亡,被砸女顾客经救治已无生命危险。


据澎湃新闻报道,4月23日17时40分许,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接110报警称,一男子在剑川路某商场内跳楼,砸伤一名女顾客。民警迅速到场处置。该跳楼男子因抢救无效死亡,被砸女顾客经救治已无生命危险。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被跳楼男子砸伤的这名女顾客是来自河南的孟女士。5月4日,26岁的孟女士第一场手术成功了。

26岁女孩被跳楼者砸伤或瘫痪:为多赚钱刚来到上海工厂上班,还没过试用期

↑孟女士所住医院

据悉,这是孟女士来上海工作的第一年,她还没有通过试用期,却遇上了这场“飞来横祸”。为了赚钱,孟女士一家几乎都离开了家乡,在全国各地寻找工作;又因为这场意外,他们都来到了上海,照顾受伤的孟女士。

大多数时候,她得维持平躺的姿势。朋友说,孟女士被砸中的是颈椎一带,所以她的头部得保持固定,不能侧身睡。弟弟说,她的下肢恢复了知觉,但上半身还几乎无法动弹,只有手能轻微移动。

从神经科ICU离开后,孟女士转入了骨科。5月4日,她接受的第一场手术是针对锁骨和颈椎一带,手术成功。“问题最严重的还是头部。”朋友曾说,“现在头部先保守治疗,等之后看情况好转些,再对头部进行手术。我们担心的是开颅手术后遗症。有瘫痪的可能。”

在半导体工厂上班

常去事发商场一楼书店看书

事发商场并不在孟女士的工作轨迹内。据了解,她在上海一家半导体工厂做技术工作,两天白班、两天夜班、两天休息,以此交替轮回。公司安排了宿舍,她和同事们住在剑川路地铁站附近。事发商场和地铁站相连,但孟女士不需要坐地铁,每天,由公司大巴将他们送往徐家汇一带的工作地点。

4月23日,孟女士应当是夜班,事发后再过一个小时左右,就该是上班时间了。在事发商场,一名男子从五楼跳下,砸中了孟女士。当时,孟女士在一楼。

工作之余,孟女士喜欢读书,常常给大学同学发消息,一部分是读书照片。同学记得,在上海,孟女士多是在下班后去看书,常去的那家书店正好在事发商场一楼。

朋友们大多认为,孟女士并不适合现在这份技术工作,她毕业于师范学校,在此之前,她的工作多是和教育相关。她在今年刚来到上海,由于暂时没找到对口的工作,于是就主动选择了这份技术工作。孟女士和朋友说,计划先干着赚钱,等到以后再换工作。朋友们几乎没听到过她抱怨。

“她(孟女士)是一个很天真的人,有时觉得她过于天真。”孟女士的大学同学说。她是第一个见到被砸伤的孟女士的亲友。4月23日晚上6点多,护士给她打来电话,让她尽快去医院。

到了医院,孟女士在急诊ICU,同学见不到她。医生提起,孟女士是被跳楼者砸伤的。同学想,网上是不是也传开了?在视频平台搜索后,那段流传最广的视频出现了:在拍摄者的尖叫声中,一名红衣人在商场内跳下,砸中穿黑衣的人,两人一同倒下。“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被砸中的人就是她(孟女士)。她的穿衣风格我很熟悉,她的背影、走路姿势,也都带有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同学说。

26岁女孩被跳楼者砸伤或瘫痪:为多赚钱刚来到上海工厂上班,还没过试用期

↑事发商场

她们两人是一所师范类高校的同学,也是河南老乡,在大学期间成为好友。同学自认两人的性格差别比较大,自己话少,孟女士活泼。

5月3日,在接受手术的前一天,医护人员给孟女士理了平头。同学逗她,“怎么这么帅呢”,孟女士笑。同学又说,“本来想给你讲笑话,逗你开心,结果想不出来有什么笑话”,孟女士还是笑了。除了疼痛的时候,孟女士大多时候都爱笑。

费用已由政府协调解决

家属尚未能联系上跳楼者的继承人

在被砸伤近一周后,躺在病床上的孟女士说得最多的还是“疼”。她的弟弟想要握住她的手,她说,疼。她的腿半抬起来,她说,疼……有时,病房里只有沉默。止痛药的量也从一天一颗,增加到一天两颗。

孟女士吃得很少,病房里的送餐只吃了几口,剩了一大碗。家人把吸管递到她嘴边,她喝了几口水,又说不要,护工劝她,别怕上厕所麻烦。得知吃水果对身体好,朋友剥下一瓣又一瓣橘子,她说不要吃了,朋友说再吃一片,像对待孩子般哄着让她吃下。

孟女士和同学已经快有三年没见面了。毕业后,两人先后脚到异乡工作。她最开始是在义乌,在培训机构做老师,“一个月五千块,能存下一千块,存得太少。”而后,同学来到上海,孟女士则回到老家任教,同学曾听孟女士提起老家的工资待遇,一千六百元左右一个月,“想自己买点东西都没办法。”今年,孟女士来到上海找工作,两人才又再次同城。

“她说在上海有朋友,就去上海了。”孟女士的妈妈说。孟女士的一位朋友则说:“她来上海是想多赚点钱。”

26岁女孩被跳楼者砸伤或瘫痪:为多赚钱刚来到上海工厂上班,还没过试用期

↑孟女士的床位

弟弟能理解孟女士想多赚点钱的想法。一家四口,在姐弟俩年幼时,便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在一幢农村的自建房里,楼上住着姐弟俩,楼下是父母和两位老人。起先是爷爷生了病,爷爷去世后,奶奶生病。“我每次一看到我们家的房子,我就想,我要多赚钱。”弟弟说,“看到房子就想起还有家人要照顾。”

除了父亲得留在家里照顾老人,其余家人都为了赚钱离开了家乡。母亲去了天津,在药厂的流水线工作。“原本人家不想要45岁以上的人,但我妈妈以前在那干过。”弟弟说,“就是对着灯光,看药材。”弟弟上学时申请了助学贷款,为了赚生活费,他曾在内蒙古做小工,打磨钢材,五十天能赚八千元。今年,弟弟就要毕业了,在孟女士来到上海约半个月后,他去了义乌,准备单干。

现在,一家四口都在上海。孟女士住院,其他家属则住在医院附近。住院费用和住宿费用,孟女士的妈妈说都由政府帮忙协调解决了。目前,家属尚未能联系上跳楼者的继承人。他们还在等待之后的结果,只说孟女士现在的状况“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红星新闻实习记者 陈馨懿 记者 杨雨奇

编辑 何先锋 责任编辑 魏孔明